副本可以再现,暴雪的辉煌还能再现吗?

怀旧服的喧嚣无法掩饰魔兽正式服的落寞。按照魔兽世界高层的说法,这个怀旧服只是为了怀旧60年代而存在,不会继续更新其后的资料片。也就是说,在数月之后玩家们纷纷达到60级满级的时候,怀旧服的寿命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了。

等到怀旧服油尽灯枯的那一天,魔兽世界这个游戏将迎来真正的挑战——那些被怀旧服吸引而来的新玩家,他们在体验过了过去的魔兽之后真的还能接受现在的魔兽吗?怀旧服的火爆可以说明魔兽曾经的辉煌,这个MMORPG的领跑者又是如何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呢?

如果问一个魔兽玩家,魔兽世界最大的问题是什么,得到的答案很可能是——傲慢。

在魔兽世界走下坡路之后,高管换了一拨又一拨,却好像始终没有撕去傲慢这个标签。许多玩家在讽刺傲慢的游戏服务商时总是喜欢引用一句话:“亲爱的玩家,我是你爹。”

而这句话,正是出自2009年NGA的一篇魔兽世界玩家日记文。十年过去了,你爹就算老了也还是你爹,甚至看上去更像你爷爷。

在怀旧服开放之后,有媒体采访了当年参与制作了60级版本的研发团队成员。当年的开发者们或者光头锃亮,或者胡子花白,坐在一起互相调侃当年开发团队的不成熟和幼稚。但从这些半老大叔的眼中,你能看到他们对游戏的热爱,和无上的热情。

魔兽早期研发团队全家福

如今的魔兽研发维护团队,虽然更年轻了,对游戏设计的认知也更成熟,专业知识更丰富了。但你很难从他们身上发现对游戏的热爱。

也不怪每次魔兽更新版本时总有玩家提问——这些设计师真的玩这个游戏吗?

这个问题永远只有一个答案:不,他们不玩的。

虽然要求游戏制作者热爱自己的游戏看上去有些道德绑架,可是如果一个游戏连你自己都不爱玩,你又能要求别人些什么呢?

魔兽世界作为世界最顶级的游戏,设计师们或者有颇高的学历,或者有深厚的资历背景。可是无论是学历还是资历,都应该是这些设计师们开发游戏的助力,而不该是他们傲慢到忽视玩家意见的资本。

更可悲的是,傲慢的人并不仅仅是魔兽世界如今的这些设计师们。暴雪的傲慢是之上而下的。相信熟悉暴雪的朋友们一定知道这样一个名字——冰蛙(IceFrog)。

2003年,EUL利用魔兽争霸中的一张地图制作了第一版dota。那时的dota只有32个英雄,39个物品,却因为5v5的组队对战玩法受到了大量玩家的欢迎。

在EUL停止更新dota之后,冰蛙和pendragon以及后来研发LOL的羊刀三个人接过了EUL的大旗,继续更新dota。冰蛙在暴雪任职期间,大幅度完善了dota的系统。据不完全统计,仅是6.02-6.77版本,冰蛙团队修复的bug数量就超过了五万个。

而对于这样一个广受玩家欢迎的游戏地图,暴雪的态度是——不过是魔兽争霸的一张地图罢了,不值得注意;对于冰蛙这样一个热爱游戏、乐于研究的人才,暴雪的态度是——竟然为了dota这种项目浪费时间,这种人不应该继续呆在暴雪团队,于是解雇了冰蛙。

暴雪并不是没有过挽回的机会,冰蛙对于自己维护了五年多的DOTA仍有十分深厚的感情。冰蛙曾经因为魔兽争霸3地图编辑器跟不上时代,导致DOTA无法顺应时代的问题找到暴雪。冰蛙希望暴雪为DOTA单独立项,然而暴雪给冰蛙的解决方案是——

让冰蛙利用星际2的引擎制作新的DOTA,并且依附于星际2的战网客户端之下。也就是说,如果按照暴雪的思路继续下去,DOTA只会变成星际2的诸多娱乐地图之一。

许多人常常惋惜于暴雪错过了dota,让LOL抢占了先机。殊不知,杀了dota的不是LOL,而是暴雪自己。

在LOL和DOTA2崭露头角之后,暴雪也曾试图自己制作一个类似于dota和lol的游戏——风暴英雄。但市场已经被LOL和DOTA2瓜分完毕,风暴英雄本身的可玩性也有限,导致了游戏无法顺利发展。

是暴雪的傲慢让他们错过了一次次挽回的机会。

暴雪的傲慢体现在方方面面,战网平台正是其中之一。暴雪将自己的所有游戏放置于战网平台,而战网平台却始终不对第三方开放。

战网平台不对第三方开放、错失DOTA这两项决策失误,直接导致了暴雪错过了拓展游戏平台和MOBA游戏这两块大蛋糕。在其他游戏平台和MOBA游戏的电竞联赛做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只能继续吃老本,直到守望先锋的出现。

暴雪的种种错误决策,和他们“明知有错,就是不改”的傲慢态度无疑是在玩家们心中埋下了地雷。而18年的嘉年华,无疑是引爆玩家们心中地雷的导火线。

每年的暴雪嘉年华都是暴雪粉丝们最期待最快乐的狂欢活动。在每年粉丝嘉年华的最后,暴雪公司都会拿出过去一年精心准备的新游戏,或者是魔兽、守望等大作的新资料片。而在2018年,暴雪压箱底的游戏是暗黑破坏神的最新作。

无数玩家在看过预告片后翘首以盼,等着暗黑破坏神这个IP能在这个时代焕发新的光彩。

然后,他们等来了暗黑破坏神的手游,而这个手游,还是暴雪外包交给网易制作的手游……

巨大的落差引爆了玩家们的不满,嘉年华一夜之间让暴雪股价从80美元暴跌至40美元。

傲慢的暴雪没有想到,那些平常极力维护公司形象的粉丝们会成为攻击暴雪的主力军。玩家们也许不懂商业运作,也许不懂游戏开发。但至少,他们懂得该怎么玩游戏,他们不需要暴雪教他们玩游戏,也不需要暴雪教他们什么才是好游戏。

在过去的许多年里,暴雪粉丝一直以“暴雪出品,必属精品”为傲。但不知何时开始,“暴雪出品,必属精品”变成了一句讽刺。——暴雪的游戏都是精品,如果你觉得不是?那你不懂游戏。你说你懂游戏?你还能比暴雪懂游戏?这样的逻辑循环让暴雪越来越傲慢,也让暴雪前进的脚步越来越慢。

暴雪的怀旧服这手情怀牌打得如何?至少从目前怀旧服的排队盛况来看,这场情怀营销,暴雪做的相当不错。但一味地怀旧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情怀服越是火爆,人丁寥落的正式服就显得越是尴尬。

毕竟,当你的IGN评分比其他同类游戏低了整整1.5分的时候,你要如何证明你的游戏才是所谓的“精品”呢?
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领号.
上一篇:
下一篇: